同学说|我,一个美国同性恋,在中国过得好吗?

发布日期:
2021-06-28

浏览次数:

0
同学说|我,一个美国同性恋,在中国过得好吗?



我之前在TBC的线上推广中看到这样一句话: TBC,带你发现你不知道的中国。对于我,一个在北京留学、已出柜的同性恋者来说,TBC的确做到了。


我很高兴能来中国留学。但在出发前我还是很担心,在一个与美国社会、文化和政治制度大相径庭的国家生活,大家会如何看待我的性取向?尽管TBC跟我说之前他们的交换生中也有同性恋,他们欢迎我们的到来。但我也听说了一些负面的故事,说美国同性恋学生有很悲惨的留学经历(不是在中国)。


起初我想,在海外我就不要随意谈论我的性取向了,甚至干脆就不要告诉他们我是同性恋。


同学说|我,一个美国同性恋,在中国过得好吗?


然而,TBC的同学可以作证,来了之后我并没有隐藏我的性取向。我以为我的 ' Twenty Gay-teen '会在中国结束,事实上它才刚刚开始。谁能想到,我来北京还不到一周,就和新朋友们在一个同性恋酒吧里彻夜狂欢,遇到了来自美国、中国、日本、韩国、佛得角和南非的同性恋者。去韩国玩的时候,又去了首尔著名的 'Homo Hill '。(Homo Hill虽然不在中国,但去了韩国也能找到一家同性恋酒吧是我没想到的事情。)


2018年被LBGTQ群体命名为‘20-Gay-Teen’,以庆祝和纪念他们在当年取得的突破进展。


TBC也成了最支持我、最肯定我的大家庭。在员工、老师和同学中,也有和我一样的人。他们不仅接受了我的同性恋身份,还鼓励我积极表达和探索它,甚至比我在美国受到的关心和鼓励还要多。我实际在中国经历的完全和预料的不同,尤其在TBC。


但是,我的经历不能代表所有在中国生活同性恋者。我只在中国待了两个月,而且我不是中国同性恋生活的专家(我仅有的一点了解也是来自维基百科)。我是同性恋,还是一个顺性别者、白人、美国人,这些身份都影响着我的经历。中国的同性恋者和非二元性别者的经历与我有很大的不同。


同学说|我,一个美国同性恋,在中国过得好吗?


我也不想把中国对于同性恋的接受度描绘得过于乐观、不切实际。中国的同性恋群体和很多国家的同性恋群体一样,面临着很多挑战。比如,一个高度重视婚姻和家庭生活的社会,并不总能理解同性恋者的身份和所处的困境。


此外,与美国以及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城市往往比农村的思想更自由,年轻一代比老一代也更容易接受同性恋群体。


最后,中国的同性恋者还面临着复杂的法律问题:虽然同性恋合法化已有20多年,但同性伴侣还不能结婚,不能得到官方承认,也不能拥有孩子;虽然跨性别人改变性别是合法的,但他们只有在接受变性手术后才能修改自己的性别,也必须至少年满20岁才能进行变性手术。


总的来说,作为一个来中国留学的美国同性恋,我在中国的经历很不错。在这里,我比想象中更能自由表达我的身份。拥有这样的经历,让我这段国外留学的回忆变得更加难忘。


同学说|我,一个美国同性恋,在中国过得好吗?


如果其他LGBTQ+学生考虑在中国或其他国家留学,我建议你认真了解潜在的风险和挑战。同时,对其他国家同性恋生活的一些先入为主的观念,也不一定准确。


至少对我来说,中国是一个充满惊喜的国家,到现在回想起很多事情也依然让我感觉很惊喜。最大的惊喜之一是,即使面临很多挑战,但中国有一个庞大且充满活力的同性恋社区。成为这个社区的一部分,是我在这个国家享受到最独特的快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