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说|身为美籍华裔,为什么我认为应该回中国留学

发布日期:
2021-04-09

浏览次数:

0


同学说|身为美籍华裔,为什么我认为应该回中国留学


Stephanie是个微笑随时挂在嘴边,很有冷幽默感的女生,大家都喜欢时不时闪现在她周围。为什么这么说?Stephanie在北京中国学中心学习期间,一直坚持拍摄记录自己的学习生活,听闻她有油管频道,同学们都来争相出镜。


Stephanie是美籍华裔,中文也不错,所以她在这里也逐渐成为了一个连接中国美国学生的“小桥梁”,有她在的地方总是能听到大家一起哈哈哈的声音。


或许很多人会羡慕这样跨文化的身份。对于自己“桥梁”的身份,她有一种自豪感和使命感。但是Stephanie其实在自己的身份认同上经历了很长时间的自我怀疑和反省。谢谢Stephanie愿意和我们说出她的经历和想法,让我们看到她的矛盾和自我化解的过程。


从小,美国亚裔这个身份一直让我很困扰。我经常问自己这是不是说明我既不算亚洲人也不算美国人?尽管我在亚裔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旧金山出生长大,但是归属感一直是我的一个问题。


高中学校里大约70%是白人,30%是少数族裔。我大部分朋友是亚裔,对于我们来说一开始很难融入群体,但我们也很快适应了穿着美式校服的生活。可是我开始逐渐反感起自己的文化。为什么会反感自己的文化?这听起来似乎难以理解。但当你经历过别人告诉你要讲英语,说你的午餐很恶心的时候,你就会为了能够融入这个群体去顺应一些社会标准。整个高中我身边也没有多少美籍华人朋友,这可能也是我对自己身份认识如此困惑和挣扎的原因。刚上高中的时候,和我玩得好的朋友们都是亚裔(其中有一个是华裔),直到高中四年级我才结识了一些华人朋友。和他们的交流帮助我开始理解自己的文化。


高中已经过去四年了,现在我是旧金山大学大四的学生。大三的时候我和父母商量想去中国留学。经过一年的游说,他们同意我大四去中国上学,我就决定到北京中国学中心学习。整个大三暑假我都在期待着开学的到来:不用住在家里,感受在另一个国家生活是什么样子。爷爷奶奶听说我要去北京读书,都担心我能不能适应。我爸爸这边,是爷爷奶奶先移民到了香港,爸爸在香港出生,后来移民到美国。我妈妈这边,爷爷奶奶是先把我妈妈和她的兄弟姐妹送到美国后,从中国移民到美国。但我很乐观,我觉得自己有一种使命感,要重新学习自己的文化,沉浸在祖先们称之为家的国家。

 

我最担心的还是交流的问题。小时候我上过周六中文学校,身边长大的华裔很多都会去上这种学校。我在那里学习了两年。后来我一直没有真正对学习普通话产生兴趣。去年,我突然决定将我的专业改为国际研究,辅修亚洲研究,这要求我必须学习3个学期的亚洲语言。我的西班牙语已经满足了大学对于语言的要求,但我必须重新开始,我选择了汉语。因为学得非常快,我又加修中国研究作为另一门辅修。也是因为专业的原因,我决定去北京留学,这时候我只学了2个学期的汉语。

 

虽然我的普通话不差,但也没有特别好。从小家里人都跟我讲普通话,还有上海话和广东话。虽然这些方言我说得不是很流利,但也够生存了。

 

来中国以后,因为长着一张中国脸,有个好处就是我不会像我的白人同学那样被拦住拍照,旅游区的街头小贩通常也不会向我推销东西。在美国,当我到有色人种不多的地方旅行时,我经常会被盯着看,受到区别对待。在中国,我的样子让我感觉我融入了这里,很舒服。但当我开口说话的时候,又觉得融入变得困难了。

 

我说普通话带着一点美国口音,这就导致我经常被问:'你从哪里来?'711的店员以为我是韩国人,我说我来自美国,他们好奇我为什么长着一张中国脸。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难以理解,但很快我就意识到很多中国人对美国人的刻板印象就是美国人都是白人。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似乎对大多数中国人说族裔和国籍是不分开的。

 

结果,我发现自己又卡在了中国人和美国人中间。我是不是不够中国人?干脆就让样貌去判断我是谁可以吗?还是我应该展现出我是美国人?还是要努力适应成为一个更中国的中国人?我把从小都到大都在面对的问题带到了中国,继续探索作为一个美国华人的真正意义。

 

同学说|身为美籍华裔,为什么我认为应该回中国留学

StephanieTBC学习中国画的作品

 

从小到达,家里都会庆祝中国节日,父母会给我讲中国传统习俗。直到近五六年,我才开始为庆祝这些习俗而真正感到自豪。刚上高中的时候,我讨厌自己不能融入一个白人社会。尽管我高中也在旧金山(通常被人们认为是全美最多元化和自由的城市之一),但我高中的环境让我觉得华裔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形象。当父母想给我讲中国历史的时候,我会经常忽略他们,我甚至讨厌把自己和那些 '刚下船 '的美国华人联系在一起。

 

我的高中和大学都是耶稣会学校。通过耶稣会教育的一些理念,我意识到我们都是人,应该得到公平对待。你可能想知道,耶稣会教育与我接受中国文化到底有什么关系?好吧,我心态的改变发生在我高中最后一年参加Kairos静修会之后。* Kairos是针对高中和大学的罗马天主教静修課程。

 

Kairos专注于自我反省,加强人与神的关系,改善自己,使自己能够成为一个为他人服务的人。在参加Kairos过程中,我思考了很多关于我如何对待别人,以及他们如何对待我的问题。刚上高中的时候,有时我并不想和父母一起出去。因为我觉得这很尴尬,想摆脱自己的中国血统。是的,我知道这听起来非常荒谬。但当社会以偏见看待中国人,认同这种受到偏见的文化就变得很困难。参加Kairos之后,我对父母为我提供的生活越来越有感激之情。我开始不断询问他们在中国的生活是怎样的(更具体的说是我妈妈,爸爸小时候就来美国了)。

 

同学说|身为美籍华裔,为什么我认为应该回中国留学 


经过近8年的耶稣会教育,我已经更好地提升了自己,自己的道德观,接受了自己的身份。现在,我为自己是美国华人感到骄傲。我花了21年的时间才(几乎完全)弄清楚作为美国华人的真正含义,大四在中国的生活帮我弄清楚了这一点。

 

我很感谢在北京认识的朋友,尤其同样是美国亚裔的朋友。我能够认同理解他们,因为我们都在为自己的身份而奋斗。我特别感谢我的中国室友,她一直理解我在美国华人身份上的挣扎,也感谢她能够接受我的身份,不把我看成只是美国人或者只是中国人。

 

同时成为中国人和美国人是可能的。即使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作为美籍华人的意义,但我知道我是谁,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