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学生访谈 |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里,更加坚定的自我文化身份认同

发布日期:
2020-12-18

浏览次数:

0

Joyce同学在开学时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高个、娴静、长发及腰、发量多。很多时候都拿着云台,上面架着手机或是相机,好像时刻在拍摄、记录着什么。Joyce说话声音慢慢轻轻的,但她拍出来的照片带着故事和力量,很有趣。Joyce说话不多,但我们时不时会被她说的话惊讶到——很有自己的想法和态度,却不带攻击性。在聊天后我们了解到,Joyce出生在香港,从小在新加坡长大。今年才大一的Joyce办过时装秀,有过在多家大企业实习的经历,热心公益。虽然回中国的次数不多,但她一直在海外、自己的学校里传播着中国文化,把自己当作一个中国文化使者。


这学期,圣母大学与TBC合作,圣母大学的大一新生在TBC读一学期的APP美国桥梁课程,这让Joyce第一次回到了中国念书和生活。在繁忙紧凑的秋季学期结尾,我们和Joyce同学坐下来,聊了聊她这学期的感受和困惑,尤其是她对于多元文化背景和自我文化身份认同的理解。


Joyce Fu

圣母大学大一新生

2020秋季学期在TBC就读APP美国桥梁课程


【APP】学生访谈 |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里,更加坚定的自我文化身份认同


TBC:Hey Joyce,谢谢你愿意和我们聊聊。首先可以给我们讲讲你的文化教育背景吗?

Joyce:我出生在香港,在新加坡的外籍人士社区长大。大学前一直在Singapore American School(新加坡美国学校)读书,现在在北京TBC读一学期的 APP美国桥梁课程。因为从小是在外国人社区长大,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身处的文化和教育背景是比较国际化的。而且我来自中国,我的成长背景比社区里很多外国人更加多元。新加坡是一个前殖民地社会,上世纪60年代才脱离了英国的统治,现在在新加坡仍然存在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殖民情绪。比如当地人对待我白人朋友的态度和方式,其实让他们更难融入新加坡的传统习俗了,尽管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在殖民时期的特权。这种“隐性的偏见”还有很多,但新加坡的白人并没有被后殖民情绪造成的隐性偏见所困扰,他们是从中得到好处的。几十年被殖民压迫也是有后遗症的,就是我觉得像我这样的非白人外国人在新加坡也多少面临着歧视。但至少我比我很多白人朋友更了解新加坡人,当地人也没有怎么把我当外国人看。所以作为一个在海外外国人群体中长大的中国人,我的经历让我对社会现实有了很浓厚的兴趣,大学专业选择了社会学,这学期来北京学习也是因为这点。我觉得我应该多了解自己的国家。



TBC:你选择了圣母大学的社会学专业。说到这里,你认为全球疫情对你留学有什么影响?或者它让你的经历变得更加独特?

Joyce:美国当下的政治环境让我觉得现在去美国不安全。虽然我听说圣母大学是一个非常包容的社区,遭到过种族袭击,但目前它不是我想进入的环境,这也是我选择这学期来北京上学的原因之一。在这样一个时期,人们更需要听不同的声音。只有我人在中国,才能对中国以和中国的疫情形势形成自己的看法。



TBC:所以当下的国际形势是让你选择来北京读书的一个原因。那你是否认为疫情给留学打了折扣?

Joyce:如果没有疫情,我应该不会选择回国念书。但疫情让所有人都生活在了一个新常态下,所以留学是否打了折扣也难以衡量。大学生涯的第一学期,我更愿意在校园里学习生活,起码我能知道现在发生着什么,校园里发生着什么,作为一个大学生我的期望是什么。不过早晚都会回到圣母大学校园。这学期能来北京学习对我来说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现在我上的课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中国文化。



TBC:对,每一段留学经历,无论在哪个地方,都会让人有所收获。那到目前为止,你觉得北京最让你惊喜或最独特的地方是什么?或者让你没有想到、感到惊讶的事情?

Joyce:在中国,人际交往非常不一样——可以从正反两面来理解。在海外的时候,我认为自己算是中国文化的代表;但我回到中国,我开始问自己:也许我期待里的中国并不总是当下我面对的中国——我指的是社会层面。每次我回来的时候,我总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来改善整个情况。很多时候,别人这样说中国是从一个批判的角度。但是我因为是真的很在乎中国,希望它变得更好。在和中国长大的同龄人聊天的时候,有些东西让我觉得失望沮丧,对中国文化的传播是一方面。我觉得大家应该对此更积极,如果这些都做不到,那我们还怎么将中国文化更好地传播下去呢?



TBC:所以与不同文化背景的同学接触后,你对自己文化教育和价值观念的理解也更深刻了,从而找到自己进行文化传播的方式。

Joyce:是的。我逐渐认识到,对我来说如此重要的文化传播,对从小在国内长大的同学来说可能并不那么重要。也许是因为背景不同,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些事情的重要性?这让我很困惑。

【APP】学生访谈 |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里,更加坚定的自我文化身份认同


TBC:谈点轻松的话题吧。在北京生活学习的这一学期,最难忘的是什么?

Joyce:我一直在大城市长大,所以在北京我也生活地很好。虽然在新加坡也是吃中国菜长大,但是这里更好吃。同学们都笑我因为他们觉得学校食堂不好吃,显然食堂的饭当然不能跟外面比。但对我来说完全不是,每天我都期待着每一顿饭。学校食堂是我这学期最喜欢的部分。



TBC:通过这学期与来自五湖四海同学的相处,你对自己有什么新的认识?

Joyce:想做和做成一件事之间是有距离的。梦想人人都可以有,但真正能做出改变实现梦想人却很少。我开始思考我会成为这部分少数人吗?我有多大的意愿为自己坚信的事情努力?形成更深刻复杂的思想?看事情的视角太重要了。在海外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非常中国人,我相信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但有时候回国了我会发现我和周围人有很大不同。我需要改变自己对国籍的定义?还是需要重新定义我是谁?想复杂一点不是坏事,但是到底要用多长时间、多少努力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努力?认识到这点更重要。



TBC:所以你是说,这次从新加坡回中国上学让你对自己的文化认同产生了质疑?也给你认为别人如何看你带来了困惑?

Joyce:我觉得与其说是质疑,不如说是增强了我的文化认同感。人在不同环境下会有不同的行为,比如我在这个新环境中的行为方式,也在教我去处理不同环境下的文化认同感。



【APP】学生访谈 | 在不断变化的环境里,更加坚定的自我文化身份认同



TBC:感觉你很清楚如何正确地“留学”——深入挖掘自己、周围的人和文化。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决定来TBC学习?

Joyce:因为喜欢这里的课程。有同学认为自己是中国学生没必要专门学习中国文化。我也是中国人但是对于中国文化有太多不了解的地方,很多他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我来说很陌生。我可以选不同的课,借此机会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化,这对我认识自己的身份非常重要。TBC的课程很符合我的需要。



TBC:你说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点。人们可能并不了解自己国家文化的全貌,但通常却不会考虑进一步研究,认为这不是有效的利用时间,而会选择一种自己不熟悉的文化学习。

Joyce:如果不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化,很难做到文化自信。我是中国人去海外寻找机会这波浪潮里出身的孩子。很多像我这样的小孩,长大后忘记了自己文化中的价值。而我真的不想忘记这些。